集团简介 关于达和 产品展示 视频展示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客户服务 联系我们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视频展示

成为大满贯冠军一年多了你真的了解奥斯塔彭科吗?

时间:2018-10-05 23:50:08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2017年6月10日对于拉脱维亚来说绝对是个大日子,有位小姑娘为这个小国创造历史

  2017年6月10日对于拉脱维亚来说绝对是个大日子,有位小姑娘为这个小国创造历史。

  刚刚年满20周岁(1997年6月8日出生)的非种子选手奥斯塔彭科在法网决赛表现神勇,凭借无所畏惧的进攻逆转哈勒普夺得职业生涯首座大满贯,值得一提的是,这也是她的个人首座单打冠军。

  当年11月,奥斯塔彭科家乡的Enri网球俱乐部以她的名字兴建了名为“A.Ostapenko Halle”的室内球馆,并为她保留个人专属球场。

  这个俱乐部还专门设置了多媒体展示台,向大众展示奥斯塔彭科“短暂而辉煌”的职业生涯,这里面记录了她赢得温网青少年组冠军怀抱泰迪熊的青涩面孔,拉脱维亚总统的祝贺信,法网奖杯等。展示台还有一块屏幕,循环播放奥斯塔彭科在法网击败哈勒普的视频。

  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?或许吧。但这可是拉脱维亚网球史首个网球大满贯单打冠军,这创造了这个位于波罗的海小国的历史。奥斯塔彭科赢下法网靠的是“毫不讲理”的进攻型打法。她的同胞,也是联合会杯搭档塞瓦斯托娃这样评价她,“这不是完全正确的打法,但是这确实奏效了。她的打法正如生活中的本人,非常自信,知道自己会成功,这就是为什么她能夺得大满贯。”

  拉脱维亚是名副其实的小国,人口仅200万左右,比美国的康涅狄格州或者阿尔巴尼亚(欧洲另一小国)人数还少。不过与人口小国相反的是,目前(截止2018年5月27日)的拉脱维亚比西班牙,法国,澳大利亚,中国及俄罗斯等人口大国在WTA拥有更多的前20球员。

  28岁的塞瓦斯托娃,尽管击球并未那么有力,但是打法极具艺术性,尤其擅长放短、截击等技术,她也曾在2016年和2017年的美网打入八强。

  拉脱维亚另一位著名球员就是古尔比斯,人称“古少”(因为父亲是位有钱的投资商)。他在2000年后才开始崭露头角, 2014年杀入法网四强的同时也闯入ATP前10,当时的奥斯塔彭科还在古尔比斯的包厢里观看了比赛。但显然奥斯塔彭科的影响力更大。

  但是排在拉脱维亚运动史头位的要数克里斯塔普斯·波尔津吉斯(Kristaps Porzingis),身高2.21米,年仅22岁就效力NBA纽约尼克队。有些默契的是,这两位都喜欢开快车,这在限速很低的拉脱维亚可会碰上麻烦(市区限速每小时50公里,高速公路上约90公里)。

  奥斯塔彭科很清楚这些风险,但她每天都驾驶蓝色保时捷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里穿梭。有次带两位朋友在首都兜风游玩,扫了一眼后视镜后,小姑娘喊起来,“警察就在我身后啊啊啊啊!其实警察都还好,对运动员也很友好。如果你确实做了一些不恰当的事,承认就好。”

  这就是奥斯塔彭科在场上场下的真实写照。她底线像塞莱斯一样势大力沉,在为人坦率和兴趣广泛上有点像辛吉斯(辛吉斯喜欢骑马、滑雪)。奥斯塔彭科自己也说,“我就是那种闲不下来的人,因为我小时候没有太多自由时间,所以我习惯把一切计划好,一切都很守时。要是没有计划我会感到很无聊,只能干坐着。”

  2018年3月31日,尽管打入迈阿密决赛但是不敌斯蒂芬斯,奥斯塔彭科很快返回里加,她也终于能从网球中小憩一下,但是她很快又忙于拳击和舞蹈训练。

  拳击是奥斯塔彭科新的兴趣点,这个运动除了能为网球带来有氧训练外,还带给她很多乐趣。她说,“这仅仅是我第四次打拳击,但是尝试新鲜事物总是很有趣。”当教练假装回旋拳时,奥斯塔彭科瞪大眼睛,有些警惕,像极了在球场的表现,然后爆发出大笑。

  有时候练完网球,奥斯塔彭科换上舞鞋,短裙和手套,开始舞蹈训练。身着红黑蕾丝舞裙和高跟鞋,奥斯塔彭科和舞伴在一处舞蹈室里翩翩起舞。小姑娘说,“这看上去不大一样吧。”而在舞蹈室外,奥斯塔彭科的母亲和财务顾问正默默看着这位多面的网球冠军。

  奥斯塔彭科的母亲Jakovleva可绝非等闲,她是一位著名网球教练,拥有硕士学位,在拉脱维亚还属于苏联时,Jakovleva就是顶尖球员。可Jakovleva对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最起初的盼望可不是为她赢得温网或者法网。

  妈妈说道, “我开始并不想让女儿成为职业网球手,因为我自己曾经走过这条路,知道有多艰难。当她四岁时,我让她接受舞蹈训练,这是我的主意也是我的梦想,但是在苏联这并不流行。”

  但是,Jakovleva也想让女儿成为网球冠军,她笑着说,“这不冲突吧。”其实奥斯塔彭科舞蹈跳的相当好,她直到12岁才对舞蹈和网球做出最终抉择。奥斯塔彭科说,“我最终放弃舞蹈,因为我没法在两个领域都保持顶尖的水准。”

  但即使奥斯塔彭科放弃专业舞蹈训练,现在她回到里加时,她仍会去训练舞蹈。她有两个舞蹈教练。一个教拉丁舞,另一个就是24岁的Daniels Belugins,教一些像华尔兹这样的古典舞。

  奥斯塔彭科和Daniels Belugins是在里加舞会认识的,Belugins说,“奥斯塔彭科在众多领域都极具天赋。我和朋友们在法网看她打比赛时,我和朋友们说这是我的舞伴,他们都以为我在开玩笑。但我拿出我们跳舞的视频,朋友们都惊呆了。”

  奥斯塔彭科第一场网球比赛是在一个叫做利耶帕亚的小城,人口仅有7万,这也是奥斯塔彭科母亲和塞瓦斯托娃成长的地方。这也是波尔津吉斯的故乡,这里以常年大风出名。

  母亲回忆说, “当她六岁时,奥斯塔彭科去利耶帕亚看望祖母,那里正好有网球比赛,她也想试试。赢下一局后,突然看到球场上有只猫,她就跑去追猫玩了。哈哈,对网球没啥兴趣。”

  但是很快奥斯塔彭科正式走向了网球之路,在母亲的陪护下,小姑娘很快成长为最具潜力的新星。2011年,年仅13岁的她就斩获国际少年网球赛冠军,2012年参加澳网青少年组比赛。那时候的她还在球员休息室去和费德勒、纳达尔、阿扎伦卡以及最喜欢的德尔波特罗合影。谁也没想到,5年后,奥斯塔彭科和纳达尔斩获当年的法网冠军。

  奥斯塔彭科一开始就很强壮,妈妈也说,“女儿生来就很强壮,所以我不会去改变她的本性,当然她也很灵活。”奥斯塔彭科的父亲是乌克兰人,曾经为乌克兰F.C. Metalurh Zaporizhya足球俱乐部做守门员。“她也有些乌克兰人的遗传特性,她的祖父块头就很大,也很强壮,父亲同样也很强壮。”

  现在奥斯塔彭科作为职业球员最大技术短板就是发球了。但是据妈妈说以前女儿的发球很好,受过肩伤后就改了发球动作。15岁时,奥斯塔彭科的发球已经非常好了。现在虽然肩膀不疼了,但是却找不回正确的发球动作。

  打到世界前五的职业路上奥斯塔彭科也碰到很多困难,例如经济问题。尽管她是纯粹的拉脱维亚人,但是以前也为了赞助而为其他国家出战一些赛事。妈妈说最终通过家庭储蓄,朋友资助,私人赞助,商业资助以及ITF的发展基金来为奥斯塔彭科的网球事业提供资金支持。

  拿下法网奥斯塔彭科拿到了210万欧元(约合246万万美元)的奖金,这极大提高了小姑娘的预算以及团队组成。她和自13岁时签约的Ugo Colombini经纪公司分道扬镳,转投体育经济巨头WME-IMG,并且和莎拉波娃共用经纪人Max Eisenbud。

  本赛季奥斯塔彭科和David Taylor教练合作了15周,在去年法网期间和西班牙球员加里奎斯也合作过。但是妈妈Jakovleva仍然是团队的核心人物,也始终是奥斯塔彭科的主教练,掌管大局。

  奥斯塔彭科自青少年期间就以里加为训练基地,她说,“我一点都不想离开里加,我向大家证明,在家和训练都不冲突,也能为赢得冠军做好一切准备。”

  母亲说,“在参赛途中也会去一些国外专业网球学校研究教学模式,但是教练水平参差不齐甚至不如拉脱维亚本土教练。这真的有些鱼龙混杂。我受过高等教育,有教练方向的专业学位,我能很专业的评估那些教练的水平,我觉得自己很有资本教好我的女儿。”

  网球对于拉脱维亚年轻人尤其是女孩,正成为越来越流行的运动,这其中奥斯塔彭科和塞瓦斯托娃的成功起到巨大作用。利耶帕亚也建成一座新的有五片室内球场的网球中心,预计七月正式投入运营。

  在12岁之前,奥斯塔彭科一直都在里加的室内球场训练,那些场馆是木地板材质并且凹凸不平。妈妈Jakovleva还在那里指导一些有前途的青少年。这种简谱的小场馆和现在的Enri tennis club简直形成鲜明对比,Enri tennis club有沙发床,提供卡布奇诺,足以和奥斯塔彭科现在打比赛的大球场相媲美。

  奥斯塔彭科说,“我喜欢大球场,但是如果回到过去看看以前我的那些木地板球场,球的弹跳不规则,非常快,在冬季还非常冷。我觉得这些因素让我变得更强壮,更优秀。快速而弹跳角度较低的球场也影响了打法,让我更具攻击性。”

  今晚,奥斯塔彭科将迎战齐布尔科娃,她能否杀入四强,甚至在温布尔登走得更远?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